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易刑 |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處拘役伍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104年度臺上字第2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字第3854號判決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04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判例、40年臺上字第86號判例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61年臺上字第3099號判例、52年臺上字第1300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臺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判例、40年臺上字第86號判例可資參照)。又依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67號判例

--------------------------
再本條之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有處分權,得
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屬於證
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則不論該傳聞證據是否
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均
容許作為證據(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
、104年度臺上字第2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所謂「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並不包含「非供述證據」在內,其有無
證據能力,自應與一般物證相同,端視其取得證據之合法性及已
否依法踐行證據之調查程序,以資認定(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
字第3854號判決可資參照)
故侵害已過去後之報復行為,與無從分別何方為不法侵害之互毆
行為,均不得主張防衛權(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040號判
例意旨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有
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該項證據自須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
認定,始得採為斷罪資料;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2
9年上字第3105號判例、40年臺上字第86號判例可資參
照)
另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
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61年臺上
字第3099號判例、52年臺上字第1300號判例參照)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臺上字第1
28號判例參照)
判決節錄
爰審酌被告前無犯罪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
可稽,素行尚佳;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告訴人所受上
開傷勢尚非至鉅,被告率為本案犯行固屬違法,應予論罪科刑,
惟告訴人先以上開簡訊內容對被告為前揭辱罵言詞,進而前往並
進入被告工作處所,欲找被告理論等行為,亦殊值非難,其對本
案之緣起亦有不是,兼衡被告犯罪後直承部分犯罪事實,惟猶以
上開情詞辯之態度,兼衡被告高職畢業(見本院卷第6頁被告個
人戶籍資料查詢表),自陳從事汽車修理,家境小康(見偵卷第
7頁被告警詢筆錄所載),被告迄未賠償告訴人所受損害,未能
與告訴人達成和解(告訴人業已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要求被
告賠償新臺幣335960元)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四、公訴意旨略以:被告上開犯行,尚造成告訴人受有頭部外傷
之傷勢云云
本件既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告訴人當時確實受有頭部外傷之傷
害,參之,告訴人前曾傳簡訊辱罵被告,足認2人素來不睦,益
難僅憑告訴人片面之指訴,遽為被告此部分犯嫌有罪之認定
綜上所述,本件公訴人所起訴之被告此部分犯嫌,既尚有合理之
懷疑存在,且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尚未達於可確信被告確有造
成告訴人受有頭部外傷之傷害之程度,依據首開說明,既不能證
明被告此部分犯罪,本應就被告此部分罪嫌為無罪之諭知,惟因
起訴意旨認被告此部分犯嫌與上開經本院判決有罪部分,係屬實
質上一罪關係,爰不就被告此部分犯嫌另為無罪之諭知,附此說
明
法條節錄
一、按現行刑事訴訟法為保障被告之反對詰問權,排除具有虛偽
危險性之傳聞證據,以求實體真實之發見,於該法第159條第
1項明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
而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有傳聞法則之例
外規定,且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
,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
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
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
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
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再本條之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有處分權,得
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屬於證
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則不論該傳聞證據是否
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均
容許作為證據(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
、104年度臺上字第2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經本院於審理期日踐行調查證據程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書面、言詞陳述,公訴人及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對於證據能
力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後認為該等證據均為本院事實認定之
重要依據,作為本案之證據均屬適當,故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所謂「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並不包含「非供述證據」在內,其有無
證據能力,自應與一般物證相同,端視其取得證據之合法性及已
否依法踐行證據之調查程序,以資認定(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
字第3854號判決可資參照)
三、被告所為之自白陳述,並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
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方法,迄本案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據被
告提出違法取供或其他不可信之抗辯,堪認應係出於其自由意志
所為,本院復參核其他證據資料,信與事實相符,依刑事訴訟法
第156條第1項規定,認有證據能力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惟查:(一)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
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末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佈,其第
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
之方法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7
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
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