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217條第1項,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46條,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2條第2項,法例 | 刑法第205條,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38條之1,沒收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占罪 | 刑法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價證券罪 | 
| 律師
主文

甲OO犯侵占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如附表一編號1至6所示之物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均追徵其價額

又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扣案如附表一編號7所示偽造署押共參枚均沒收

又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肆月,未扣案如附表一編號8所示本票壹O沒收

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401號、97年度台上字第6153號、97年度台上字第3854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43年台上第67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3年上字第1915號號判例

最高法院85年度台上第495號、84年度台非第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第683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1年上字第409號判例、74年度台上字第163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1年上字第8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95年度台上字第131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883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31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2年度台非字第270號、82年度台上第2585號判決意旨參照

--------------------------
然按關於非供述證據之物證,或以科學、機械之方式,對於當時
狀況所為忠實且正確之記錄,性質上並非供述證據,均應無傳聞
法則規定之適用,而照相機拍攝之照片,係依機器之功能,攝錄
實物形貌而形成之圖像,除其係以人之言詞或書面陳述為攝取內
容,並以該內容為證據外,照片所呈現之圖像,並非屬人類意思
表達之言詞或書面陳述,故照相及攝影光碟畫面與翻拍畫面為非
供述證據,無傳聞法則之適用;如該非供述證據非出於違法取得
,並已依法踐行調查程序,即不能謂無證據能力(最高法院97
年度台上字第1401號、97年度台上字第6153號、97
年度台上字第3854號判決要旨參照)
2.又按,侵占罪之主觀要件,須持有人變易其原來之持有意思
而為不法所有之意思,如僅將持有物延不交還,不能遽論以該罪
,固有最高法院23年上字第1915號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然此係指倘無法認定行為人主觀上有易其原來之持有意思而為不
法所有之意思,不得僅以行為人將持有物延不交還之客觀行為,
據論以侵占罪,例如因行為人之疏忽導致未交還保管物,且按關
於侵占行為之型態,有擅自處分持有物之積極作為,亦有僅將持
有物,變更為所有之物,僅屬行為人主觀上犯罪意思之表示,行
為人只要在客觀上明確顯示其不法取得之意圖,即可該當侵占罪
,而成立本罪,故如拒不交還借用物、謊稱被竊等行為,均可認
為是侵占行為,抑或他人委託保管之物,拒絕返還,且否認曾為
保管,就行為人拒絕返還並否認曾為保管之意思表示而言,可謂
係行為人之行為,但就對保管之物而言,則屬未有作為,但行為
人拒絕返還,即屬易持有為所有之行為,而成立侵占罪
又被告甲OO固於本院審理中表示欲返還告訴人OO美所有之物
品而提出物品清單,然按侵占罪係即成犯,凡對自己持有之他人
所有物,有變易持有為所有之意思時,即應構成犯罪,縱事後將
侵占之物設法歸還,亦無解於罪名之成立(最高法院43年台上
第675號判例意旨參照);另被告甲OO與告訴人OO美雖於
102年10月15日後,因告訴人OO美配偶胡智郎毀損被告
甲OO借予告訴人OO美配戴之翡翠項鍊,而生嗣後之賠償糾紛
(詳後),然本件被告甲OO於102年9月10日向告訴人O
O美謊稱上情之際,主觀上已變易其原來之持有意思而為不法所
有之意思,尚不容以嗣後始發生之事件作為拒不返還保管物品之
抗辯,併此敘明
一、按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只須有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之危險即
可,並非以確有損害事實之發生為構成要件;又未記載發票日期
之本票,因欠缺票據法上規定應記載之事項,固不認其具有票據
之效力,而不得視為有價證券,惟依其書面記載,如足以表示由
發票人無條件付款之文義,仍不失為具有債權憑證性質之私文書
(最高法院85年度台上第495號、84年度台非第3號判決
意旨參照);刑法上所謂變造文書,指無製作權者,不變更原有
文書之本質,擅自就他人所製作之真正文書,加以改造而變更其
內容而言;倘該文書之本質已有變更,或已具有創設性時,即屬
偽造,而非變造(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第6838號判決意旨
參照)
一、按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只須有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之危險即
可,並非以確有損害事實之發生為構成要件;又未記載發票日期
之本票,因欠缺票據法上規定應記載之事項,固不認其具有票據
之效力,而不得視為有價證券,惟依其書面記載,如足以表示由
發票人無條件付款之文義,仍不失為具有債權憑證性質之私文書
(最高法院85年度台上第495號、84年度台非第3號判決
意旨參照);刑法上所謂變造文書,指無製作權者,不變更原有
文書之本質,擅自就他人所製作之真正文書,加以改造而變更其
內容而言;倘該文書之本質已有變更,或已具有創設性時,即屬
偽造,而非變造(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第6838號判決意旨
參照)
二、按本票可以流通市面,為有價證券;又偽造之本票,其票面
已依票據法規定記載本票應記載事項,並表明本票字樣,就其外
表觀之既為憑票即付,其權利之行使,與票據之占有,立於不可
分離之關係,且可流通市面,得以自由轉讓,自屬有價證券之一
種(最高法院31年上字第409號判例、74年度台上字第1
633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偽造有價證券復持以行使,其行使行為吸收於偽造行為之中,
祇應論以偽造罪,且有價證券內所蓋之印文,為構成證券之一部
,所刻之印章,為偽造之階段行為,均應包括於偽造罪之內(最
高法院31年上字第88號判例意旨參照)
惟按,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
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
度刑期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於犯罪之動機、犯罪之手段
或犯罪後之態度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
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
、95年度台上字第131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偽造他人之印文及署押,雖為偽造私文書行為之一部,不另論
以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罪,但所偽造之此項印文、署押,則
應依同法第219條予以沒收(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883
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刑法第219條規定,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
人與否,沒收之,係採義務沒收主義,凡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
押,不論是否屬於犯人所有,苟不能證明業已滅失,均應依法宣
告沒收(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31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從而,本件被告甲OO、乙OO所為,應可能係涉犯詐欺取
財罪嫌,然因詐欺與恐嚇取財,在社會事實關係上,乃截然不同
之兩事,要無事實同一之可言(最高法院82年度台非字第27
0號、82年度台上第2585號判決意旨參照),是本院亦無
變更起訴法條之餘地,此部分應由檢察官另行偵查
判決節錄
5.另公訴意旨雖認告訴人OO美於102年9月6日交付予被
告甲OO保管之物品項目,尚有鑽戒1只、鑽石項鍊1條等情,
然此情業據被告甲OO否認在案,供稱:伊沒有收到鑽戒跟鑽石
項鍊等語
五、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不思以合法方式
取得財物,竟憑藉告訴人OO美對其友誼之信任,侵占OO美所
有之物品,復於胡智郎毀損本案項鍊後,又杜撰理由要求OO美
簽發票號CH484726號本票,於OO美請求返還該本票後
,又偽造票號CH484626號無效本票交付予OO美,嗣將
OO美所簽發票號CH484726號本票偽填發票日、到期日
向本院聲請本票裁定,損及OO美之權益,其所為實屬可議,兼
衡其本件犯罪之目的、動機、手段、情節,犯後未與告訴人OO
美達成和解、坦承偽造有價證券之犯行及行使偽造私文書之部分
客觀犯行、否認侵占罪等犯後態度,與其於本院審理中自陳之智
識程度、經濟生活狀況(見本院訴緝卷(二)第123頁背面至
第124頁)等一切情狀,就其所犯各罪,各量處如主文第一項
所示之刑,另就其所犯侵占及行使偽造私文書罪部分,並均諭知
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及依法定其應執行之刑,與諭知易科罰金
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壹、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因上開項鍊毀損乙情,與告訴人
OO美相約於苗栗縣苗栗市之閒人居餐廳見面,詎被告甲OO與
乙OO竟共同基於恐嚇取財之犯意聯絡,於102年10月18
日下午某時許,在前開餐廳,出言恫稱有南部及北部黑道大哥要
來處理項鍊的事情,而且同時要找告訴人之夫胡智郎的麻煩,需
要告訴人OO美先簽一張300萬元的本票給渠等看看,算是給
黑道大哥一個交代等語,致OO美聽聞後因而心生恐懼,於被告
乙OO所拿出預先準備好的空白本票(票號CH484726號
)上,簽立面額為300萬元,然未記載發票日期之本票交予被
告甲OO,而認被告甲OO、乙OO亦涉犯刑法第346條之恐
嚇取財罪嫌(起訴書雖認被告乙OO涉犯之法條為刑法第305
條,然檢察官於犯罪事實內已敘明被告乙OO係與被告甲OO共
同基於恐嚇取財之犯意,且就恐嚇取財之行為分擔亦清楚載明,
並未另說明被告乙OO僅涉犯恐嚇危安,是就被告乙OO部分,
應認檢察官起訴法條為刑法第346條之恐嚇取財罪嫌,附此敘
明)
貳、本件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乙OO涉有上開共同恐嚇取財
犯嫌,無非係以被告甲OO、乙OO之供述、證人OO美之證述
,票號CH484726號之本票翻拍照片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五、綜上所述,公訴意旨認定被告甲OO、乙OO涉犯恐嚇取財
罪嫌所臚列之證據,不足為被告甲OO、乙OO有罪之積極證明
,指出證明之方法,亦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依
罪疑唯有利於被告原則,即應就此部分對被告甲OO、乙OO為
有利之認定
五、綜上所述,公訴意旨認定被告甲OO、乙OO涉犯恐嚇取財
罪嫌所臚列之證據,不足為被告甲OO、乙OO有罪之積極證明
,指出證明之方法,亦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依
罪疑唯有利於被告原則,即應就此部分對被告甲OO、乙OO為
有利之認定
此外,本院在得依或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之範圍內,復查無任何積
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甲OO、乙OO涉有前開恐嚇取財之犯行,
既不能證明被告甲OO、乙OO此部分犯罪,揆諸上揭刑事訴訟
法規定及判例意旨,依法應就上開涉嫌恐嚇取財罪部分,均為被
告甲OO、乙OO無罪之諭知
法條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
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
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
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
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
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
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本判決下列所引用之供述證據資料,本案檢察官、被告甲OO及
其選任辯護人並未就卷內證據資料之證據能力有所爭執,且迄於
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主張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
為證據之情形,是應認已同意卷內證據均得作為證據,且經本院
審酌後,認無不適當之情形,應認本案調查之卷內證據均有證據
能力,合先敘明
二、按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
、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刑
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定有明文
三、本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非供述證據,均無違反法定程序而
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規定,自有證據
能力
三、是核被告甲OO如犯罪事實一所為,係犯刑法第335條第
1項之侵占罪;其如犯罪事實二所為,係犯同法第216條、第
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另如犯罪事實三所為,係犯同法
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價證券罪
四、被告甲OO之辯護人雖為其辯護稱:被告甲OO所犯偽造有
價證券罪,應有刑法第59條酌減之適用云云
惟按,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
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
度刑期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於犯罪之動機、犯罪之手段
或犯罪後之態度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
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
、95年度台上字第1319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始因胡智郎毀損被告甲OO持有之項鍊後,被告甲OO虛
構理由使告訴人OO美簽發本件票號CH484726號無效本
票1張,經告訴人OO美向其催討,復另偽造票號CH4846
26號無效本票偽以原本票交付,嗣又偽填OO美所簽發票號C
H484726號無效本票之發票日、到期日向本院聲請本票裁
定,參以整個事件過程,考其偽造有價證券之犯罪動機,應係無
法自OO美處取得項鍊毀損之賠償金額而為本件犯行,又酌以被
告甲OO與告訴人OO美原為好友,渠等間亦有複雜之金錢往來
關係,被告甲OO不思以合法手段解決本件項鍊賠償事宜,反以
欺騙之方式、違法之手段偽填票號CH484726號本票發票
日向本院對告訴人OO美聲請本票裁定,且其後亦未與告訴人O
O美達成和解,是量其犯罪之整體過程、動機、手段、情節而言
,均難認有何特殊原因與環境,而具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人同情
或有情堪憫恕之處,自無從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附此
敘明
一、按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刑
法第2條第2項定有明文
經查,被告甲OO行為後,刑法第38條之1業經總統於104
年12月30日以華總一義字第00000000000號令修
正公布,並於105年7月1日生效施行
是本案被告犯罪所得之沒收,依前揭規定,應適用修正後刑法第
38條之1之規定
查被告甲OO因犯罪事實一之侵占行為而取得如附表一編號1至
6所示之物品,均為其犯罪所得,均應依刑法第38條之1條第
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並依同條第3項規定,在被告甲OO所
犯侵占罪項下諭知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
時,追徵其價額
二、偽造、變造之有價證券、郵票、印花稅票、信用卡、金融卡
、儲值卡或其他相類作為提款、簽帳、轉帳或支付工具之電磁紀
錄物及前條之器械原料及電磁紀錄,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
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刑法第205條、第219條分別
定有明文
又偽造他人之印文及署押,雖為偽造私文書行為之一部,不另論
以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罪,但所偽造之此項印文、署押,則
應依同法第219條予以沒收(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883
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刑法第219條規定,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
人與否,沒收之,係採義務沒收主義,凡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
押,不論是否屬於犯人所有,苟不能證明業已滅失,均應依法宣
告沒收(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310號判決意旨參照)
(一)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二所偽造票號CH484626號之無
效本票,雖交付予告訴人OO美行使之,係屬告訴人OO美所有
之物,而不予沒收,然該偽造無效本票之私文書其上的OO美之
簽名為未取得告訴人OO美同意而複印,及該本票上按捺之指紋
2枚,均係偽造之署押,均應依刑法第219條,不問屬於犯人
與否,沒收之
壹、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因上開項鍊毀損乙情,與告訴人
OO美相約於苗栗縣苗栗市之閒人居餐廳見面,詎被告甲OO與
乙OO竟共同基於恐嚇取財之犯意聯絡,於102年10月18
日下午某時許,在前開餐廳,出言恫稱有南部及北部黑道大哥要
來處理項鍊的事情,而且同時要找告訴人之夫胡智郎的麻煩,需
要告訴人OO美先簽一張300萬元的本票給渠等看看,算是給
黑道大哥一個交代等語,致OO美聽聞後因而心生恐懼,於被告
乙OO所拿出預先準備好的空白本票(票號CH484726號
)上,簽立面額為300萬元,然未記載發票日期之本票交予被
告甲OO,而認被告甲OO、乙OO亦涉犯刑法第346條之恐
嚇取財罪嫌(起訴書雖認被告乙OO涉犯之法條為刑法第305
條,然檢察官於犯罪事實內已敘明被告乙OO係與被告甲OO共
同基於恐嚇取財之犯意,且就恐嚇取財之行為分擔亦清楚載明,
並未另說明被告乙OO僅涉犯恐嚇危安,是就被告乙OO部分,
應認檢察官起訴法條為刑法第346條之恐嚇取財罪嫌,附此敘
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
第1項,刑法(修正後)第2條第2項、第335條第1項、第
216條、第210條、第201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
段、第8項、第51條第5款、第205條、第219條、(修
正後)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
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刑法,第335條第1項,335,侵占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7條第1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46條,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46條,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