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239條前段,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易刑 | 刑法第51條第5款,數罪併罰 | 
主文

甲OO犯通姦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應執行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無罪

判例(決)參照

參照司法院釋字第362號、第552號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54號解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
(一)按婚姻與家庭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
障(參照司法院釋字第362號、第552號解釋)
刑法第239條對於通姦者、相姦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規定
,固對人民之性行為自由有所限制,惟此為維護婚姻、家庭制度
及社會生活秩序所必要(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54號解釋
意旨參照)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
4條、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
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
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又事實
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至刑事訴訟法上所
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之
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
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
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
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
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
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
號、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
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且刑事訴訟法第161條
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
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
28號判例參照)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乙OO於104年11月6日知悉同案
被告甲OO係有配偶之人,竟基於相姦之犯意,於前揭時間、地
點,與同案被告甲OO發生性交行為共2次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乙OO涉犯上揭相姦罪嫌,無非以:(1)
被告乙OO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
五、綜上所述,公訴人起訴被告乙OO知悉同案被告甲OO為有
配偶之人而為相姦犯行所憑之證據,仍存有合理之懷疑,尚未達
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無
從形成被告乙OO有罪之確信
揆諸前開法條及判例意旨之說明,尚難遽認被告乙OO成立相姦
犯行,依法應為被告乙OO無罪之諭知
法條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
59條之1至之4等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
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
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二)刑事訴訟法第159條至第159條之5有關傳聞法則之
規定,乃對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之供述證
據所為規範,至非供述證據之物證,或以科學、機械之方式,對
於當時狀況所為忠實且正確之記錄,性質上並非供述證據,均應
無傳聞法則規定之適用,如該非供述證據非出於違法取得,並已
依法踐行調查程序,即不能謂其無證據能力
性行為自由與個人之人格有不可分離之關係,固得自主決定是否
及與何人發生性行為,惟依憲法第22條規定,於不妨害社會秩
序公共利益之前提下,始受保障
刑法第239條對於通姦者、相姦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規定
,固對人民之性行為自由有所限制,惟此為維護婚姻、家庭制度
及社會生活秩序所必要(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54號解釋
意旨參照)
準此,通姦罪雖有除罪化之正反面論述,惟依現行法律規定,仍
屬刑法規範之犯罪行為,是被告甲OO係有配偶之人,竟仍與第
三人乙OO發生上揭2次性交行為,核均係犯刑法第239條前
段之通姦罪
觀諸刑法第239條前段所定之通姦罪之構成要件文義,實無從
認定立法者本即預定該犯罪之本質,必有數個同種類行為而反覆
實行之集合犯行,故通姦罪,難認係集合犯,因此,就刑法修正
施行並廢除連續犯後多次通姦之犯行,採一罪一罰,始符合立法
本旨
因認被告乙OO涉犯刑法第239條後段之相姦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
4條、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
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
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又事實
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至刑事訴訟法上所
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之
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
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
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
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
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
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
號、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
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且刑事訴訟法第161條
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
明之方法
(二)惟按刑法第239條後段之相姦罪,以行為人於行為時主
觀上出於故意為要件,即相姦人就對方係有配偶之人一情需於性
交行為之時有所認知,仍與之相姦,始成立本罪,如欠缺故意,
相姦人即不為罪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
第1項,刑法第239條前段、第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
第5款,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39條前段,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款,51,數罪併罰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之4,159-1,159-2,159-3,159-4,總則,總則,總則,總則,證據,證據,證據,證據,通則,通則,通則,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159,總則,證據,通則

憲法,第22條,22,人民之權利義務

刑法,第239條,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刑法,第239條前段,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刑法,第239條前段,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刑法,第239條後段,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刑法,第239條後段,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39條前段,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款,51,數罪併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