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2條第1項但書,法例 |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易刑 |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數罪併罰 | 刑法第205條,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價證券罪 |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捌月,扣案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偽造本票壹張沒收之

又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捌月,減為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扣案如附表編號2,3所示之偽造署名共計貳枚均沒收之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31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3629號刑事判例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44號解釋

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816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刑事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
又如附表編號1所示以「蔡國文」名義簽發之本票1張,其上發
票人欄所載「蔡國文」之身分證統一編號為「Z0000000
00」號,與被告真正之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
號不同而有不實之情事,難以識別主體之同一性,自亦難認被告
係以「蔡國文」之偏名、別名等簽發本票(最高法院101年度
台上字第131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被告具有意圖供行使
之用而偽造本票之故意及行為,足為認定
此與同時偽造不同被害人之文書或支票時,因有侵害數個人法益
,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者迥異」(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36
29號刑事判例意旨參照)
」,修正前刑法第50條規定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44
號解釋:數罪併罰中之一罪,依刑法規定得易科罰金,若因與不
得易科罰金之他罪併合處罰結果而不得易科罰金時,原可易科罰
金部分所處之刑,自亦無庸為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之記載;而修正
後刑法第50條則規定,數罪併罰案件,有得易科罰金、易服社
會勞動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不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時,不得
互為併合處罰,故比較修正前後之規定,數罪併罰案件,如宣告
刑中有得易科罰金、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不
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時,除經行為人於案件確定後請求檢察官聲
請定應執行刑者外,檢察官尚不得依職權逕向法院為聲請,足見
修正後之規定,使行為人得以選擇獲取得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
動之利益,或請求檢察官聲請定應執行刑而取得限制加重刑罰之
利益,整體觀察,修正後之規定較為有利於行為人,依刑法第2
條第1項但書規定,應適用修正後刑法第50條之規定;從而,
被告所為前開2罪經本院所分處不得易科罰金、亦不得易服社會
勞動之刑,及得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之減得之刑,依修正後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之規定,即不得定其應執行之刑,併此
敘明
次按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
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
30年度上字第816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度
台上字第4986號刑事判例意旨參照)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或不另為
無罪之諭知,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
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故法院之無罪判決或不另為無罪之諭
知,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自無須於理由內論敘說
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
判決節錄
4、而證人即告訴人OO祐於偵查中雖泛為陳稱被告係如其告訴
狀所載於95年7月間簽發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本票交付而向其
借貸50萬元(見97年度偵字第16368號卷第12頁、第
1頁),惟證人OO祐於本院審理時已詳為澄清證述係被告先取
得借款50萬元後,其才要求被告簽發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本票
交付,以供於本票到期日經提示兌現清償等語(見本院卷一第2
05頁、第213頁、卷二第147頁反面至第148頁反面)
,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一、(一)誤認被告係偽造如附表編號1所
示之本票1張,於行使交付與告訴人OO祐之同時,向告訴人O
O祐取得50萬元之借款,有所誤會
又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一、(一)雖載有「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
、「詐得50萬元之借款」等內容,惟此部分業據起訴書所犯法
條欄載明「本票可以流通市面,為有價證券,偽造是項證券而行
使之,本含有詐欺性質」等語,且經蒞庭檢察官於本院審理時亦
陳明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一、(一)僅起訴被告涉有偽造有價證券
之罪嫌,未另起訴詐欺取財之罪嫌等語明確(見本院卷二第12
3頁反面),是起訴及蒞庭檢察官均同認被告被訴如起訴書犯罪
事實欄一、(一)所示部分僅成立偽造有價證券之一罪,並未另
論以詐欺取財之罪嫌,故本院自毋庸就被告未另涉有詐欺取財之
罪嫌部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僅於理由欄內此段予以說明,附
此敘明
(五)爰審酌被告之素行、前因案遭通緝,乃冒用「蔡國文」之
名義之犯罪動機、目的、行為時已年逾30而立之年之智識程度
、生活狀況、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偽造本票及行使偽造私文
書之手段、情節、對告訴人OO祐、OO鳳所生之損害及被告犯
罪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就被告上開偽造有價證券及行使偽造私
文書之2犯行,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宣告刑
(八)蒞庭檢察官於本院審理時以被告犯後毫無悔意而對被告求
處合併量處有期徒刑6年之刑(見本院卷二第159頁反面),
固非無見;惟本院考量上開理由欄三、(五)至(七)所示各情
,認以對被告所為偽造有價證券及行使偽造私文書之2犯行,分
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及就被告所犯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罪所處
之宣告刑,依法減輕其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均已均足
以懲治被告本案之犯行,故認檢察官前開求刑尚有過重,附為敘
明
(一)公訴意旨另略以:被告於95年7月17日,取得登科公
司(址設臺中市○○區○○路000巷0號)之經營權,同時繼
受登科公司開設在合作金庫商業銀行豐洲分行、帳號00004
6號支票存款帳戶;嗣被告並變更上開公司之負責人為陳佩芬
復按犯罪事實之認定,係據以確定具體的刑罰權之基礎,自須經
嚴格之證明,故其所憑之證據不僅應具有證據能力,且須經合法
之調查程序,否則即不得作為有罪認定之依據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或不另為
無罪之諭知,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
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故法院之無罪判決或不另為無罪之諭
知,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自無須於理由內論敘說
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
綜上所述,依公訴人所舉之前開事證,尚不足以使本院達於被告
有此部分詐欺得利罪嫌之確切心證
此外,本院復查無他積極、確切之證據足認被告有上揭被訴此部
分之詐欺得利犯行,本應為被告無罪之判決,惟因公訴人起訴書
認被告此部分所涉之詐欺得利罪嫌,與本院前開判決被告有罪之
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間,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
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法條節錄
況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已確認伊於103年12月12日偵訊時有
供承如筆錄所載針對本案自白之內容(見本院卷一第228頁)
,至被告之內心狀況是否欲圖獲得交保之機會,此乃被告自己內
心之想法,被告上開偵訊自白並非出於訊問被告之檢察官有何強
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
取得,且依以下理由欄之事證及說明,足認與事實相符,是被告
103年12月12日之偵訊自白,依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
1項之規定,自得為證據
然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訊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分別
定有明文
(四)另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第1項)被告
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
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
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第2項)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
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其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
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
詰問或未聲明異議,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
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原則,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例外擁有
證據能力
經查,有關下述所引用其餘未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
第159條之4規定之證據,業經本院審理時當庭直接提示而為
合法之調查,且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均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
聲明異議(見本院卷一第123至161頁、卷二第193至2
33頁),本院審酌前開證據作成或取得之狀況,並無非法或不
當取證之情事,故認為適當而均得以作為證據,是前開證據依刑
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具有證據能力
(一)核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為,係犯刑法第201條第1項
之偽造有價證券罪;又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二所為,則係犯刑法第
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六)另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已於96年7月4日公
布,並自同年7月16日起生效施行,雖被告本案所犯偽造有價
證券犯行之犯罪時間係在96年4月24日之前,然被告所為刑
法第201條第1項之偽造有價證券罪,係屬中華民國九十六年
罪犯減刑條例第3條第1項第15款所列之罪,且被告所犯上開
偽造有價證券之罪,係經本院判處逾有期徒刑1年6月之刑,而
屬該條例第3條第1項第15款所定不予減刑之罪,復無該條例
第6條所定「對於第3條所定不予減刑而未發覺之罪,於本條例
施行前至施行之日起3個月內自首而受裁判者,依第2條第1項
規定予以減刑
又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規定:「
犯罪在中華民國96年4月24日以前者,除本條例另有規定外
,依下列規定減刑:三、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減其刑期或金
額二分之一
」,查被告所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之犯罪時間係在96年4月2
4日以前,復無上開條例所定不應減刑之情形【被告本案於偵查
中係由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以97年8月4日中檢輝偵果緝
字第4451號併案通緝書發布通緝(見97年度偵字第163
68號卷第27頁正、反面),故並無上開條例第5條所定:「
本條例施行前,經通緝而未於中華民國96年12月31日以前
自動歸案接受偵查、審判或執行者,不得依本條例減刑
」之不予減刑規定之適用,附予敘明】,爰依該條例第2條第1
項第3款、第7條、第9條之規定,就被告上開行使偽造私文書
之罪所處之宣告刑予以減輕其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七)而按刑法第50條有關數罪併罰之規定,業於102年1
月23日經總統以華總一義字第00000000000號令公
布,並自102年1月25日起施行;修正前刑法第50條規定
:「裁判確定前犯數罪者,併合處罰之
」;修正後刑法第50條規定:「裁判確定前犯數罪者,併合處
罰之
」,修正前刑法第50條規定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44
號解釋:數罪併罰中之一罪,依刑法規定得易科罰金,若因與不
得易科罰金之他罪併合處罰結果而不得易科罰金時,原可易科罰
金部分所處之刑,自亦無庸為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之記載;而修正
後刑法第50條則規定,數罪併罰案件,有得易科罰金、易服社
會勞動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不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時,不得
互為併合處罰,故比較修正前後之規定,數罪併罰案件,如宣告
刑中有得易科罰金、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不
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時,除經行為人於案件確定後請求檢察官聲
請定應執行刑者外,檢察官尚不得依職權逕向法院為聲請,足見
修正後之規定,使行為人得以選擇獲取得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
動之利益,或請求檢察官聲請定應執行刑而取得限制加重刑罰之
利益,整體觀察,修正後之規定較為有利於行為人,依刑法第2
條第1項但書規定,應適用修正後刑法第50條之規定;從而,
被告所為前開2罪經本院所分處不得易科罰金、亦不得易服社會
勞動之刑,及得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之減得之刑,依修正後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之規定,即不得定其應執行之刑,併此
敘明
(九)沒收部分:1、扣案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偽造本票1張,
係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偽造之本票,應依刑法第205條之
規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於被告上開偽造有價證券犯行之主文
項下併予宣告沒收之
2、扣案如附表編號2、3所載之支票各1張,均為被告如犯罪
事實欄二所示供犯罪所用之物,雖均已由被告行使交付與告訴人
OO鳳,而已非屬被告所有之物,然上開支票各1張背面之偽造
「蔡國文」署名各1枚(共計2枚,詳如附表編號2、3所示)
,均應依刑法第219條之規定,於被告前開行使偽造私文書犯
行之主文項下併為宣告沒收之
詎被告前曾積欠臺中市向上路海派酒店債務,且該酒店人員多次
催索後,竟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利益之犯意,於95年(起訴書
誤載為97年)7月間某日,在臺中市○○路000○0號2樓
,以上開支票帳戶之支票,蓋用登科公司大小章(小章為陳佩芬
),簽發如附表編號2、3所示之支票2張,並在附表所示支票
背面偽造「蔡國文」署名各1枚後,連同付款人為板信商業銀行
松江分行、發票人為不知情之魏智能、帳號00-000000
0號、票據號碼SJ0000000號、發票日為95年9月3
0日、面額30萬元之支票1紙,交予前開酒店人員即告訴人O
O鳳,以交換先前被告所簽發之消費款本票,而行使前開支票,
足生損害於金融機構對於前開支票管理之正確性、「蔡國文」及
告訴人OO鳳(上開被告所為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業經本院
為有罪之判決,詳如前述),因認被告另涉有修正前刑法第33
9條第2項之詐欺得利罪嫌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或不另為
無罪之諭知,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
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故法院之無罪判決或不另為無罪之諭
知,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自無須於理由內論敘說
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
第1項但書、第201條第1項、第216條、第210條、第
41條第1項前段、第50條第1項但書、第205條、第21
9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中華民國九
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第3條第1項第15
款、第7條、第9條,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但書,2,法例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50,數罪併罰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2,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3條第1項第15款,3,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7條,7,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9條,9,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3條第1項第15款,3,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3條第1項第15款,3,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6條,6,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2,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5條,5,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2,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7條,7,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9條,9,A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刑法,第2條第1項但書,2,法例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50,數罪併罰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但書,2,法例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50,數罪併罰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2,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3條第1項第15款,3,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7條,7,A

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9條,9,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