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 律師
主文

一,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乙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丙OO無罪

四,丁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五,戊OO無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69年度台上字第3141號、81年度台非字第102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7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669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
(一)按刑法強制罪與恐嚇取財罪構成要件不同,前者無不法所
有之意圖,後者則以意圖自己或第三人之不法所有為前提條件;
若妨害人之意思活動自由外,顯然尚有不法所有意圖,應構成恐
嚇取財罪(最高法院69年度台上字第3141號、81年度台
非字第102號判決要旨參照)
因之,如以非法方法剝奪他人行動自由行為繼續中,再對被害人
OO恐嚇,或以恐嚇之手段迫使被害人行無義務之事;則其恐嚇
之行為,仍屬於非法方法剝奪行動自由之部分行為,應僅論以刑
法第302條第1項之罪,無另成立同法第304條或第305
條之罪之餘地(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780號判決意旨參
照)
按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賦予法院裁量之權,
量刑輕重,屬為裁判之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苟
其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
情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失
入情形,上級審法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最
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6696號判例意旨參照)
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
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認定犯罪事實
,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
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
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時
,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
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上訴意旨
肆、被告上訴意旨及本院之判斷
一、被告甲OO之上訴意旨略以:伊現已改過自新,也無法正式
有工作只能四處打零工薪資不多,父母年老,盼給伊自新之機會
,能減輕判決云云
本件原判決就被告上訴意旨所執理由,已詳予調查並於判決理由
中論述證據之取捨及如何憑以認定之事實,經核與吾人日常生活
經驗所得之定則亦無違背
綜上,本件被告甲OO提起本件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二、被告丁OO之上訴意旨略以:原判決認被告丁OO涉犯剝奪
他人行動自由罪,係以告訴人OO裕之證詞、同案被告乙OO於
警詢時之陳述為主要論據,惟告訴人OO裕之證詞欠缺補強證據
,且同案被告乙OO於警詢時之供詞亦不足作為補強證據,至多
僅能證實告訴人OO裕確實有與渠等一同前往洗車廠,及被告丁
OO有持電擊棒作勢電擊告訴人OO裕等節,就告訴人OO裕與
渠等共同搭車前往洗車廠是否出於自願乙節,並未有具體之陳述
,要難作為不利於被告丁OO之認定云云
然查:被告丁OO並不否認於103年1月13日下午有前往立
業機車行,並於機車行內因不滿OO裕積欠留嘉隆債務而拿電擊
棒電擊OO裕,且有與留嘉隆、OO裕一同前往基隆市西定路上
的皇冠美容洗車場等情,其雖否認有何妨害自由犯行,惟被害人
OO裕應原審共同被告留嘉隆之約,於103年1月13日下午
3許前往三重立業機車行處理系爭機車讓渡事宜,於機車行內,
留嘉隆因OO裕積欠債務之事,乃拿出手槍恫嚇OO裕,被告丁
OO亦因不滿OO裕處理債務之態度,拿出隨身攜帶之電擊棒電
擊OO裕,嗣OO裕簽立系爭機車之讓渡書交付留嘉隆後,復於
機車行外與留嘉隆等人續談債務等節,此為被告丁OO、乙OO
及留嘉隆所不爭執,並據證人OO裕於偵查及原審法院審理中結
證證述明確,且有監視器畫面翻拍照片3紙存卷可佐,且被告丁
OO拿電擊棒電擊OO裕,OO裕心中已然產生畏懼,簽立系爭
讓渡書後,原審共同被告留嘉隆認簽立讓渡書對機車過戶無益,
要求OO裕辦完系爭機車之過戶手續始能離開,OO裕雖屢為拒
絕,甚而電請友人到場協調,但仍無效,OO裕因懼怕未隨同離
開恐遭不測,加上被告丁OO於機車行外亦大聲咆哮,要求被害
人OO裕上車,被告乙OO及被告丁OO之友人猶在一旁等待,
具人數上優勢,OO裕受此脅迫,僅能坐上原審共同被告留嘉隆
所駕駛之自小客車,隨同原審共同被告留嘉隆、被告乙OO、丁
OO及丁OO的友人一同離開,衡以斯時情狀,原審共同被告留
嘉隆、被告丁OO、乙OO之脅迫行為,已達於剝奪人行動自由
之程度(業如前述),罪證明確,被告丁OO上訴意旨否認犯罪
,並無可採
是被告上訴意旨指摘原審判決所依據告訴人OO裕之證詞欠缺補
強證據,且同案被告乙OO於警詢時之供詞亦不足作為補強證據
云云,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而其餘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於警詢、偵訊或原
審之供述,亦無法證明被告戊OO有何妨害OO裕行動自由之舉
,準此,無法以證人OO裕、同案被告留嘉隆、甲OO、乙OO
、丙OO及丁OO之供述,認定被告戊OO有公訴意旨所指之妨
害自由犯行
(三)綜上,本件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難以認定被告甲OO
、丙OO有公訴意旨所指妨害自由及恐嚇取財犯行
五、檢察官對原審判決無罪部分,提起上訴,其上訴意旨略以:
六、對檢察官上訴,本院之判斷:
檢察官上訴意旨,尚難說服本院推翻原判決,另為不利於被告之
認定,檢察官此部分之上訴,核無理由,應予駁回
綜上,被告等人既否認有公訴意旨所指之妨害自由、恐嚇取財犯
嫌,而本件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難以認定被告丁OO有公訴
意旨所指恐嚇取財犯行,被告甲OO、丙OO有公訴意旨所指妨
害自由及恐嚇取財犯行
原審為無罪之諭知,核無違誤,檢察官此部分上訴並無理由,應
予駁回
判決節錄
。(二)另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另與留嘉隆共同脅迫被害人O
O裕交付系爭機車1台,亦涉犯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
財罪云云,然查:OO裕於原審證稱:去三重的銀樓估價後,有
前往三重的車行看伊改裝的車,確認伊改裝的車的賣價不足償還
債務,因此在車上留嘉隆有講說要伊再買一台用來抵償債務,伊
也同意,伊之所以同意辦車給留嘉隆,是因為想說欠他錢,本來
就要還錢,所以辦1台機車給留嘉隆抵債,留嘉隆在車上並沒有
說不買車或不解決債務的問題就不讓伊回家等語(原審卷(二)
第159頁),由該證述可知,OO裕係欲解決與留嘉隆間之債
務,故同意購買系爭機車給被告留嘉隆以抵償債務,並非因留嘉
隆或被告甲OO有何恫嚇、強暴或脅迫之行為所致,是此部分亦
難認被告甲OO有何恐嚇取財犯行,然上開部分犯行,與被告甲
OO前述所犯妨害自由部分,具有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
知
按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賦予法院裁量之權,
量刑輕重,屬為裁判之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苟
其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
情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失
入情形,上級審法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最
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669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本件原判決就被告上訴意旨所執理由,已詳予調查並於判決理由
中論述證據之取捨及如何憑以認定之事實,經核與吾人日常生活
經驗所得之定則亦無違背
綜上,本件被告甲OO提起本件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是被告上訴意旨指摘原審判決所依據告訴人OO裕之證詞欠缺補
強證據,且同案被告乙OO於警詢時之供詞亦不足作為補強證據
云云,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檢察官上訴意旨,尚難說服本院推翻原判決,另為不利於被告之
認定,檢察官此部分之上訴,核無理由,應予駁回
綜上,被告等人既否認有公訴意旨所指之妨害自由、恐嚇取財犯
嫌,而本件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難以認定被告丁OO有公訴
意旨所指恐嚇取財犯行,被告甲OO、丙OO有公訴意旨所指妨
害自由及恐嚇取財犯行。原審為無罪之諭知,核無違誤,檢察官
此部分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法條節錄
壹、證據能力: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
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
定有明文
查證人OO裕OO詢時所為之陳述,係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言詞陳述,因被告丁OO及其辯護人不同意作為證據,本院復
查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5等例外得作為
證據之情形,依前揭規定,此部分證據自不得作為認定被告丁O
O關於本案犯罪事實存否之證據;惟上開證人OO詢時所為之證
述,被告甲OO於原審準備程序中已表示對證據能力不爭執,且
迄至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
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或不宜作為證據之情事,亦無證據證
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是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該警詢陳述對被告甲OO具
有證據能力
至本判決其餘所引用之供述證據,檢察官、被告甲OO、丁OO
及其辯護人於原審法院審判期間對於證據能力均不爭執,且迄至
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
情況,並無違法、不當或不宜作為證據之情事,亦無證據證明係
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是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均有證據能力;另本判決引
用之非供述證據,亦經本院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被
告甲OO、丁OO及其辯護人均不爭執各該證據之證據能力,且
亦查無依法應排除其證據能力之情形,自均有證據能力
而刑法第304條之脅迫手段,並無程度上限制,不必使被害人
達到無法抗拒之程度,只須使被害人畏懼而屈從行為人意思,足
使被害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是被告甲OO依案發時情境上之
優勢,與原審共同被告留嘉隆共同脅迫被害人OO裕,已足使被
害人OO裕產生相當脅迫感,致對渠等之要求不敢不從而行交付
金飾抵債之無義務之事,自構成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
無訛
又刑法第302條第1項、第304條第1項及第305條之罪
,均係以人之自由為其保護之法益
而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罪所稱之非法方法,已包括強暴、脅
迫或恐嚇等一切不法手段在內
因之,如以非法方法剝奪他人行動自由行為繼續中,再對被害人
OO恐嚇,或以恐嚇之手段迫使被害人行無義務之事;則其恐嚇
之行為,仍屬於非法方法剝奪行動自由之部分行為,應僅論以刑
法第302條第1項之罪,無另成立同法第304條或第305
條之罪之餘地(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780號判決意旨參
照)
本案被告甲OO,以要求被害人OO裕償還留嘉隆債務為由,對
其施以強暴、脅迫等之非法手段,要求被害人簽發本票、交付金
飾,並剝奪被害人之行動自由,而該非法手段復已達於剝奪人行
動自由之程度,依上所述,應僅成立刑法第302條第1項以非
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罪,不另構成刑法第304條第1項
強制罪
核被告甲OO就事實一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
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
(二)另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另與留嘉隆共同脅迫被害人OO
裕交付系爭機車1台,亦涉犯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
罪云云,然查:OO裕於原審證稱:去三重的銀樓估價後,有前
往三重的車行看伊改裝的車,確認伊改裝的車的賣價不足償還債
務,因此在車上留嘉隆有講說要伊再買一台用來抵償債務,伊也
同意,伊之所以同意辦車給留嘉隆,是因為想說欠他錢,本來就
要還錢,所以辦1台機車給留嘉隆抵債,留嘉隆在車上並沒有說
不買車或不解決債務的問題就不讓伊回家等語(原審卷(二)第
159頁),由該證述可知,OO裕係欲解決與留嘉隆間之債務
,故同意購買系爭機車給被告留嘉隆以抵償債務,並非因留嘉隆
或被告甲OO有何恫嚇、強暴或脅迫之行為所致,是此部分亦難
認被告甲OO有何恐嚇取財犯行,然上開部分犯行,與被告甲O
O前述所犯妨害自由部分,具有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三)原審同此認定,依刑法第28條、第302條第1項、第
304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
之規定,審酌被告甲OO係因被害人OO裕積欠留嘉隆之債務而
罹犯本案,渠不思以正當方式追索債務,而為前述犯行,使被害
人身心受創甚鉅,所生危害不輕,兼衡渠之分工狀況、犯罪手段
、目的,犯後否認犯行,迄今未賠償被害人所受損害、所生危害
,暨渠之素行、智識程度、生活情況等一切情狀,量處被告甲O
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4月,如易科罰金,
以1000元折算1日
(一)核被告丁OO、乙OO就事實二部分所為,均係犯刑法第
302條第1項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
其後,因(戊)妨害公務案件,經原審法院以100年度基簡字
第1382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己)施用第二級毒
品案件,經原審法院以100年度基簡字第1311號判決判處
有期徒刑2月確定,(戊)(己)案件嗣經原審法院以101年
度聲字第196號裁定合併應執行有期徒刑5月確定,併與前揭
100年度聲字第1187號裁定所處之刑接續執行,於101
年11月6日執行完畢,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足憑,
其於前案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事實欄二所示
)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
加重其刑
(三)原審同此認定,依刑法第28條、第302條第1項、第
304條第1項、第4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
施行法第1條之1之規定,審酌被告丁OO係因被害人OO裕積
欠留嘉隆之債務而罹犯本案,渠不思以正當方式追索債務,而為
前述犯行,使被害人身心受創甚鉅,所生危害不輕,兼衡渠之分
工狀況、犯罪手段、目的,犯後否認犯行,迄今未賠償被害人所
受損害、所生危害,暨渠等之素行、智識程度、生活情況等一切
情狀,量處被告丁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累犯,處有
期徒刑5月,如易科罰金,以1000元折算1日
按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賦予法院裁量之權,
量刑輕重,屬為裁判之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苟
其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
情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失
入情形,上級審法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最
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6696號判例意旨參照)
原審判決既已詳細記載認定被告甲OO犯罪之證據及理由,並已
審酌關於刑法第57條科刑之一切情狀,復考量審酌被告甲OO
係因被害人OO裕積欠同案被告留嘉隆之債務而罹犯本案,渠等
不思以正當方式追索債務,而為前述犯行,使被害人身心受創甚
鉅,所生危害不輕,兼衡渠與其他共犯之分工狀況、犯罪手段、
目的,犯後否認犯行,迄今未賠償被害人所受損害、所生危害,
暨渠之素行、智識程度、生活情況等一切情狀,量處被告甲OO
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4月,如易科罰金,以
1000元折算1日,係屬裁判之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
之事項,原審量刑並無不妥
原審判決既已詳細記載認定被告甲OO犯罪之證據及理由,並已
審酌關於刑法第57條科刑之一切情狀,復考量審酌被告係因被
害人OO裕積欠同案被告留嘉隆之債務而罹犯本案,渠等不思以
正當方式追索債務,而為前述犯行,使被害人身心受創甚鉅,所
生危害不輕,兼衡渠等之分工狀況、犯罪手段、目的,犯後否認
犯行,迄今未賠償被害人所受損害、所生危害,暨渠等之素行、
智識程度、生活情況等一切情狀,量處被告丁OO共同犯剝奪他
人行動自由罪,累犯,處有期徒刑5月,如易科罰金,以100
0元折1日,係屬裁判之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
原審量刑並無不妥
留嘉隆、甲OO於次日上午8時許,以自小客車搭載李明裕前往
新北市三重區李明裕住處,自蘇琪琌處取得價值約6萬餘元之金
項鍊2條得手,李明裕並應允日後再購買一部價值8萬元之機車
交付予留嘉隆後,始得自由返家,因認被告乙OO、丙OO、丁
OO、戊OO共同涉犯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及同法
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云云
留嘉隆在上揭洗車場內,要求李明裕向綽號「阿達」之不詳男子
謊稱購買毒品伺機搶奪毒品並交付留嘉隆以抵債,李明裕為求順
利脫身,遂同意前往新北市三重區格致高中附近,趁與「阿達」
毒品交易之際,趁機逃逸並報警始循線查獲上情,因認被告甲O
O、丙OO共同涉犯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及同法第
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被告乙OO、丁OO共同涉犯刑
法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
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後來沒多久,留嘉隆要伊去車行簽讓渡書給他,把這部機車讓渡
給他,伊就到機車行去,一開始留嘉隆還沒有到,胖胖的阿偉(
即甲OO)、瘦瘦的阿偉(即丁OO)及2名男子已經在場,不
久,留嘉隆到了,留嘉隆一進到機車行就掀起衣服露出腰際的槍
,瘦瘦的阿偉(即丁OO)有拿電擊棒電伊,留嘉隆跟其他人徒
手打伊,但究竟有多少人打伊,伊不確定,留嘉隆叫伊寫讓渡書
,伊就打電話叫朋友幫伊買十行書過來,伊當場寫給他等語(1
03年度偵字第2842號卷第190頁)、原審結證稱:留嘉
隆要伊買1台機車給伊,伊因當時沒有工作,所以申請分期付款
的部分沒過,隔了1個多月,留嘉隆有點著急,叫伊去私人公司
用伊的名義辦理貸款買了1部黑色三葉的機車,頭期款伊繳了3
萬元,分期的部分,則由伊母親繳納,伊把買得的機車及伊的證
件留在車行,並通知留嘉隆去車行牽車,留嘉隆去車行牽車的時
候,伊沒有出現,留嘉隆就跟車行老闆要伊的證件,車行老闆有
打電話詢問伊是否可以把證件交給留嘉隆,伊同意後,留嘉隆就
把機車及證件都拿走;後來,留嘉隆要伊去機車行寫讓渡書,因
為該台機車當時還是伊的姓名,所以留嘉隆就要伊寫讓渡書,因
此伊就前往車行,伊到車行後,除了留嘉隆外,丙OO、丁OO
、甲OO、丁OO的朋友都在場,後來留嘉隆到了,就從腰際掏
出1把黑色的槍,應該是要嚇伊,丁OO就拿電擊棒電伊,留嘉
隆就叫伊寫讓渡書,之後伊的朋友也到機車行,伊就叫該名友人
從外面拿紙進來,伊當場書寫讓渡書給留嘉隆;伊於103年1
月13日到機車行的目的就是為了寫讓渡書給留嘉隆,在車行簽
機車讓渡書,並沒有違背伊的意思等語(原審卷(二)第151
頁反面至第152頁、第155頁反面、第159頁),互核O
O裕於警詢、偵查及原審所證可知,OO裕於103年1月13
日應留嘉隆之約,前往三重立業車行之目的,即係為了書寫「讓
渡書」給留嘉隆,故而OO裕於三重立業車行內書寫「讓渡書」
,乃係出於己意,非因留嘉隆於車行內之亮槍恫嚇行為,因恐懼
而書寫讓渡書;而被告丁OO以電擊棒電擊OO裕或其他在場人
所為之傷害行為,應屬傷害罪之範疇,並未該當於刑法第346
條第1項恐嚇取財罪之構成要件,是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乙
OO、丙OO、丁OO共同與留嘉隆恐嚇被害人OO裕,使OO
裕因而心生畏懼,書寫並交付「讓渡書」,該當於恐嚇取財罪云
云,容有違誤
(二)關於103年1月13日被害人OO裕遭恐嚇取財、妨害
自由等部分互核證人OO裕於警詢、偵查及原審所證可知,OO
裕於103年1月13日應留嘉隆之約,前往三重立業車行之目
的,即係為了書寫「讓渡書」給留嘉隆,故而OO裕於三重立業
車行內書寫「讓渡書」,乃係出於己意,非因留嘉隆於車行內之
亮槍恫嚇行為,因恐懼而書寫讓渡書;而被告丁OO以電擊棒電
擊OO裕或其他在場人所為之傷害行為,應屬傷害罪之範疇,並
未該當於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取財罪之構成要件,是公訴
意旨認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共同與留嘉隆恐嚇
被害人OO裕,使OO裕因而心生畏懼,書寫並交付「讓渡書」
,該當於恐嚇取財罪云云,容有違誤;另細稽證人OO裕於偵查
及原審所證可知,103年1月13日於三重立業車行內,留嘉
隆曾亮槍恫嚇OO裕,而丁OO曾拿電擊棒電擊OO裕,寫完讓
渡書之後,留嘉隆覺得讓渡書對機車過戶無益,要求OO裕隨其
離開辦理過戶,在機車行外,僅有留嘉隆、丁OO要求OO裕上
車,OO裕之友人與留嘉隆交涉亦無所用,OO裕因畏懼留嘉隆
持有槍枝,且丁OO大聲咆哮等,始坐上留嘉隆所駕駛之自小客
車隨同留嘉隆、丁OO及乙OO一同離開停車場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