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308條前段,妨害自由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36條第2項,侵占罪 | 刑法第154條第2項,妨害秩序罪 |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294號判決意旨參照

--------------------------
三、次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
實,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154條、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又認定不利於被告
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
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又事
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至刑事訴訟法上
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
之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
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
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
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
28號判例意旨參照)
苟被告依其形式舉證責任所聲請調查或提出之證據,已證明該有
利事實具存在可能性,即應由檢察官進一步舉證證明該有利事實
確不存在,或由法院視個案具體狀況之需,裁量或基於義務依職
權行補充、輔佐性之證據調查,查明該事實是否存在;否則法院
即應以檢察官之舉證,業因被告之立證,致尚未達於使人產生對
被告不利判斷之確信,而逕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不得徒以被告
所提出之證據,尚未達於確切證明該有利事實存在,遽為不利於
被告之判決(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294號判決意旨
參照)
判決節錄
二、按犯罪事實之認定,係據以確定具體的刑罰權之基礎,自須
經嚴格之證明,故其所憑之證據不僅應具有證據能力,且須經合
法之調查程序,否則即不得作為有罪認定之依據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而
為無罪之諭知,即無刑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
」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三)綜上所述,被告於本件事發前之104年2月間,甫承接
大鼎活蝦公司零用金之支出、請領、保管業務,經其製作相關零
用金明細表(包含本案)亦僅有4次,是其對於該零用金請領業
務不甚熟悉,故其縱或有誤將原應付予月結廠商詠大公司之貨款
登載於零用金明細表上之疏失,然比對上開誤列情事,連大鼎活
蝦公司之代表人紀英妃及年資有14年之資深員工呂素珍亦均未
發覺,實無以苛責被告;況縱有該疏失,而依據本院前開調查所
得之證據及全卷相關資料觀之,仍難憑此即遽認被告即持有系爭
貨款,且予以侵占入己之情事,亦即,本件無未能使本院形成被
告有公訴人所指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業務侵占犯行之積極心
證
亦即,檢察官所舉出之證據,尚難認被告客觀上有何業務侵占行
為,及主觀上有何侵占犯意與不法所有意圖,因認不能證明被告
犯罪,基於「罪證有疑,唯利被告」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之
諭知
法條節錄
因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業務侵占罪嫌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而
為無罪之諭知,即無刑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
」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
理由
三、次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
實,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154條、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又認定不利於被告
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
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又事
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至刑事訴訟法上
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
之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
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
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
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又為貫徹無罪推定原則,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
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明訂檢察官舉證責任之內涵,除應盡「提出證據」之形式舉證責
任(參照本法修正前增訂第163條之立法理由謂「如認檢察官
有舉證責任,但其舉證,仍以使法院得有合理的可疑之程度為已
足,如檢察官提出之證據,已足使法院得有合理的可疑,其形式
的舉證責任已盡」)外,尚應「指出其證明之方法」,用以說服
法院,使法官「確信」被告犯罪構成事實之存在
四、本件公訴人認被告甲OO(下稱被告)涉犯刑法第336條
第2項業務侵占罪嫌,無非係以:(1)被告於偵查中之供述,
(2)告訴代理人陳益軒律師於偵查中之指訴,(3)被告出具
於大鼎活蝦公司之個人履歷表、保密協議書、切結書及辭職申請
書影本各1份,(4)由詠大公司開立,面額1萬8000元之
發票影本1張,(5)大鼎活蝦公司104年5月份之零用金明
細表影本1份,(6)大鼎活蝦公司寄發予被告之存證信函影本
2份,(7)大鼎活蝦公司單據黏貼單影本1張等為其主要論據
(三)綜上所述,被告於本件事發前之104年2月間,甫承接
大鼎活蝦公司零用金之支出、請領、保管業務,經其製作相關零
用金明細表(包含本案)亦僅有4次,是其對於該零用金請領業
務不甚熟悉,故其縱或有誤將原應付予月結廠商詠大公司之貨款
登載於零用金明細表上之疏失,然比對上開誤列情事,連大鼎活
蝦公司之代表人紀英妃及年資有14年之資深員工呂素珍亦均未
發覺,實無以苛責被告;況縱有該疏失,而依據本院前開調查所
得之證據及全卷相關資料觀之,仍難憑此即遽認被告即持有系爭
貨款,且予以侵占入己之情事,亦即,本件無未能使本院形成被
告有公訴人所指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業務侵占犯行之積極心
證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6條第2項,336,侵占罪   3

刑法,第308條前段,308,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154條第2項,154,妨害秩序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