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336條第2項,侵占罪 | 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主文

張享珅,張惠雯,楊棟城被訴詐欺得利,業務侵占部分,自訴駁回

法條節錄
但告訴乃論之罪,經犯罪之直接被害人提起自訴者,不在此限;
不得提起自訴而提起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3
23條第1項、第334條分別定有明文
又我國刑事訴訟法關於犯罪之訴追,採行公訴優先原則,依本法
第323條第1項規定,同一案件經檢察官依第228條規定開
始偵查者,不得再行自訴
又裁判上一罪案件之一部分經以犯罪嫌疑不足為不起訴處分者,
即與其他部分不生裁判上一罪關係(本院25年上字第116號
判例要旨雖謂:「連續犯之一部分業由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其
效力即及於全部,除具有刑事訴訟法第239條所載情形,得由
檢察官再行起訴外,該案既經檢察官終結偵查,依同法第315
條第1項規定,自不得提起自訴」,但該判例業經本院92年1
月7日92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基於前開理由,及該判例所
謂不起訴處分究屬刑事訴訟法第252條何款或第253條之情
形,尚欠明確,而決議不再援用,並於92年2月12日以台資
字第○○○八○號公告在案),上訴人自訴被告如上之事實部分
,其中所指被告變造同意書而涉犯變造私文書罪嫌部分,前雖經
上訴人向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官提出告訴,但係經檢察官於8
4年11月29日以犯罪嫌疑不足而予不起訴處分,嗣再經台灣
高等法院檢察署駁回其再議之聲請,有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
檢察官83年度偵字第25871號不起訴處分書及台灣高等法
院檢察署85年度議字第662號處分書影本各乙份在卷可證,
則依前開說明,被告前述經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之變造私文書
罪嫌部分,即與本件上訴人自訴其連續行使變造私文書罪嫌部分
不生裁判上一罪關係(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543號判
決意旨參照);又裁判上一罪案件之一部分,經檢察官以行為不
罰或犯罪嫌疑不足為不起訴處分確定者,即與其他部分不生裁判
上一罪關係,該其他部分,自不受同法第323條第1項前段「
同一案件經檢察官依第228條規定開始偵查者,不得再行自訴
」之限制(最高法院92年第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92年度台
非字第71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犯罪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訴,刑事訴訟法第319條第1項固
定有明文,惟此之被害人係指犯罪之直接被害人而言
其不得提起自訴而提起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同法第334
條定有明文
被告等於上開土地移轉登記前,雖已支付100分之25價金即
36萬餘元,惟對於合約所定之100分之45尾款則一再拖延
未予支付,事後被告又於95年9月30日與告訴人等簽訂協議
書,佯以金主OO文取得清償並返還上開建築房屋時,欲將編號
C1過戶予告訴人以資抵償債務,但經查上開編號C1建屋之起
造人名義,已於94年12月23日由原曜德公司名義變更為賴
文銘名義,告訴人至此始知遭被告所矇騙」等情,具狀向臺灣苗
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告訴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涉犯刑法
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嫌,經檢察官於100年7月5日
收受告訴狀而開始偵查(偵查案號:100年度他字第779號
、101年度偵字第1797號),於101年6月19日偵查
終結,認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於94年年底起至95年7月
間,確係事後資金周轉困難,就京都建案部分即向證人OO文洽
借4,000萬元左右,雖被告無法提出其周轉之資金遭他人耽
誤之確切證據資料供調查,然被告等於94年1月22日簽訂本
件合約之後即已依據合約陸續支付5次款項合計121萬5千元
予告訴人OO文收執,事後於98年7月間,仍同意由昌泰公司
代為給付560萬元欠款給告訴人OO文及其祭祀公業,顯見被
告等於簽訂本件合約之初,主觀上並無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
又事後亦同意轉讓通行權並由昌泰公司代為給付560萬元之協
議內容,且目前昌泰公司已準備支付該款項予告訴人及其祭祀公
業,難認被告張惠雯、張享珅2人當初之訂約行為即是施用詐術
嗣後自訴人OO文、林錦文、林堉文(告訴代理人OO文)又於
102年10月17日,以同一事實,具狀向臺灣苗栗地方法院
檢察署檢察官告訴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涉犯詐欺取財罪嫌,
經檢察官於同日收受告訴狀而開始偵查(偵查案號:102年度
他字第1108號、102年度偵字第6555號),於102
年12月16日偵查終結,認被告張享珅、張惠雯向告訴人OO
文、林錦文、林堉文3人簽約購買系爭土地,未依上揭買賣合約
所定交付第6次餘款而涉犯詐欺取財罪嫌之事,業經臺灣苗栗地
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查明認被告張惠雯僅是德康公司名義負責人
,亦未出面洽談買賣系爭土地事宜;被告張享珅雖為德康公司實
際負責人,然業已依約支付5次買賣款項,嗣因德康公司財務困
難始無法支付第6次餘款,且事後京都極品別墅由債權人昌泰資
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昌泰公司)向法院拍得後,欲向被告
張享珅取得道路通行權時,被告張享珅仍要求昌泰公司將對價交
付予告訴人及其所屬之祭祀公業,因而認定被告張享珅、張惠雯
主觀上並無不法所有之意圖,客觀上亦難認定有何詐術之行使,
而為不起訴處分,且經原告訴人即本案告訴代理人OO文聲請再
議後,由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駁回再議之聲請而確定,
本案告訴人OO文、林錦文、林堉文3人雖與前開詐欺案件之告
訴人OO文不同,然同係系爭土地買賣價金未履行之紛爭,屬同
一案件,揆諸首揭說明,自不得再行追訴,而依刑事訴訟法第2
55條第1項為不起訴處分確定,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
錄表、臺灣苗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101年度偵字第179
7號不起訴處分書、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101年度上
聲議字第1531號處分書、臺灣苗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1
02年度偵字第6555號不起訴處分書在卷可稽(臺灣苗栗地
方法院104年度自字第9號卷第85頁正、反面、第179至
193頁),復據原審調取前揭案件偵查卷宗核閱無誤
(四)由本件自訴意旨(四)指訴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惡
意詐欺」上開6筆土地而涉犯詐欺取財罪嫌部分之犯行,與前述
曾經檢察官兩度開始偵查,進而終結偵查,而為不起訴處分確定
之事實,可知本案自訴人林和文、林正文、林錦文、林堉文4人
所指訴關於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與前揭不起訴處分之被告為
同一,且本案自訴人林和文、林正文、林錦文、林堉文4人指訴
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關於詐欺取財之犯罪事實與上開不起訴
處分部分完全同一,依刑事訴訟法第323條第1項之規定,本
件自訴人林和文、林正文、林錦文、林堉文4人就被告張享珅、
張惠雯2人涉嫌詐欺取得上開6筆土地部分之自訴顯非合法,此
部分自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五)至於自訴人林邦男、林隆文、林明文、林光文、林為斌等
指訴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關於詐欺取財上開6筆土地之犯罪
事實雖與上開自訴人林和文、林正文、林錦文、林堉文等人告訴
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關於詐欺取財上開6筆土地之犯罪事實
相同,惟因裁判上一罪案件之一部分,經檢察官以犯罪嫌疑不足
為不起訴處分確定者,則該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前述經檢察
官不起訴處分確定之詐欺取財罪嫌部分,即與本件其他自訴人林
邦男、林隆文、林明文、林光文、林為斌等自訴被告張享珅、張
惠雯2人連續詐欺取財上開6筆土地部分不生裁判上一罪關係,
該其他部分,自不受同法第323條第1項前段「同一案件經檢
察官依第228條規定開始偵查者,不得再行自訴」之限制,是
以此自訴人林邦男、林隆文、林明文、林光文、林為斌等自訴被
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詐欺取財上開6筆土地部分自無從訴刑事
訴訟法第323條第1項之規定,認此部分自訴顯非合法,而應
諭知不受理之判決,附此敘明
(一)案件時效已完成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前開判決,得不
經言詞辯論為之,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款、第307條分
別定有明文
前揭規定,依刑事訴訟法第343條,於自訴程序亦準用之
自訴意旨(二)指訴被告張惠雯、張享珅、楊棟城3人在土地買
賣所有權移轉契約書上記載不實之立約日期、在土地登記申請書
上記載不實之原因發生日期,並持以向苗栗縣頭份地政事務所承
辦公務員行使,使該公務員將此不實事項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
文書,審查完成後將上開10筆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於被告張惠
雯名下,而涉犯刑法第210條、第216條行使偽造私文書、
同法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及第215條業務登載不實罪
嫌,及自訴意旨(四)指訴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惡意詐欺上
開4筆土地(惡意詐欺上開6筆土地部分已另為不受理判決,如
前述)及被告楊棟城惡意詐欺上開10筆土地,而涉犯刑法第3
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嫌等事實,倘若無訛,則被告張惠雯、
張享珅、楊棟城3人上開犯罪至遲於94年2月1日均已成立,
是被告張惠雯、張享珅、楊棟城3人上開犯罪之追訴權時效,應
自94年2月1日起算
(三)自訴意旨(二)、(四)雖分別主張:被告張惠雯、張享
珅、楊棟城3人上開犯罪致使自訴人等11人多繳1倍土地增值
稅261萬9,973元,而被告張惠雯於98年12月31日
因法院拍賣上開土地而移轉於他人時免繳納土地增值稅,是以被
告張惠雯、張享珅、楊棟城3人涉犯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
得利罪嫌,且與上開犯罪具方法與結果關係,故時效應自98年
12月31日起算;被告張惠雯、張享珅、楊棟城3人以發票日
94年12月20日之遠期支票支付買賣價金尾款,嗣經屆期提
示,惟德康公司存款不足跳票,故被告張惠雯、張享珅、楊棟城
3人詐欺上開10筆土地既遂時間即係94年12月20日等語
(四)被告張惠雯、張享珅、楊棟城3人為上開行為後,刑法第
80條、第83條等關於追訴權時效期間、停止之規定,業於9
4年2月2日修正公布,自95年7月1日施行;同時增訂之刑
法施行法第8條之1則明確規定:「於中華民國94年1月7日
刑法修正施行前,其追訴權或行刑權時效已進行而未完成者,比
較修正前後之條文,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規定
」而修正前刑法第80條規定:「追訴權,因左列期間內不行使
而消滅:一、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者,20年
」修正後刑法第80條規定:「追訴權,因下列期間內未起訴而
消滅:一、犯最重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
之罪者,30年
」本案自訴人等自訴被告張惠雯、張享珅、楊棟城3人上開行為
所涉刑法第210條、第216條、第214條、第215條、
第339條第1項之罪,以刑法第210條、第216條之法定
本刑最重,其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依修正前規定
追訴權時效期間為10年,依修正後規定追訴權時效期間為20
年,比較結果,顯以修正前規定有利於被告張惠雯、張享珅、楊
棟城3人,依刑法施行法第8條之1規定,被告張惠雯、張享珅
、楊棟城3人上開犯罪追訴權時效完成與否之認定,自應適用修
正前刑法第80條規定
(二)本院查:1.依刑事訴訟法第315條第1項規定,同一
案件經檢察官終結偵查者,不得再行自訴,是以本案自訴人林和
文、林正文、林錦文、林堉文指訴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關於
詐欺取財上開6筆土地之犯罪事實與上開臺灣苗栗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官101年度偵字第1797號不起訴處分書、臺灣高等
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101年度上聲議字第1531號處分書、
臺灣苗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102年度偵字第6555號不
起訴處分書所載之告訴事實完全同一,即屬該法條所謂之「同一
案件」,是以自訴人林和文、林正文、林錦文、林堉文4人顯係
誤解該條文所謂「同一案件」之解釋,又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是否
得當,告訴人等倘有不服,如何救濟,則屬另一問題(最高法院
100年度台上字第3654號判決意旨參照),為是以自訴人
等此部分上訴所指即無足採(詳理由欄三所述)
2.至於本件其他自訴人林邦男、林隆文、林明文、林光文、林
為斌等自訴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連續詐欺取財(苗栗縣頭份
市永貞段230、237、243、247、248、249地
號等6筆土地)部分,與林和文、林正文、林錦文、林堉文4人
告訴被告張享珅、張惠雯2人詐欺取財上開6筆土地部分而經檢
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確定部分不生裁判上一罪關係,自不受同法第
323條第1項前段不得再行自訴之限制,是以原判決就自訴人
林邦男、林隆文、林明文、林光文、林為斌等自訴被告張享珅、
張惠雯2人詐欺取財部分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尚有未合,是以自
訴人林邦男、林隆文、林明文、林光文、林為斌等此部分上訴所
指即屬可採(詳理由欄三、(五)所述)
4.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之成立,以意圖為自己或
第三人不法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要件,
是以被告張享珅、張惠雯、楊棟城3人若涉有詐欺取財罪,則其
等於94年2月1日即因上開土地買賣之移轉登記,而取得上開
土地之所有權,詐欺取財犯行即屬既遂,故被告張享珅、張惠雯
、楊棟城3人上開詐欺取財罪之追訴權時效,依法應自其等於9
4年2月1日即系爭土地移轉所有權完成登記取得土地所有權之
日為詐欺取財犯行完遂時點,與自訴人於此時點是否意識到被告
張享珅、張惠雯、楊棟城3人行騙無涉,又被告張享珅、張惠雯
、楊棟城3人以業經移轉登記於其名下之土地向銀行貸款,此為
其等處分其財產之行為,自非詐欺取財罪之追訴權時效起算起點
,更與嗣後被告張惠雯之土地遭法院拍賣時是否須繳納土地增值
稅毫無關係,是以自訴人上訴所指詐欺取財罪之追訴權時效起算
時點,顯有未合,自無從憑採
6.按案件犯罪嫌疑不足者,應為不起訴之處分;法院或受命法
官,得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訊問自訴人、被告及調查證據,於
發見案件係民事或利用自訴程序恫嚇被告者,得曉諭自訴人撤回
自訴;第1項訊問及調查結果,如認為案件有第252條、第2
53條、第254條之情形者,得以裁定駁回自訴,並準用第2
53條之2第1項第1款至第4款、第2項及第3項之規定,刑
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第326條第1項、第3項分別
定有明文
原審裁定並無就被告張享珅、張惠雯、楊棟城3人被訴行使偽造
文書部分裁定駁回自訴,而係就被告張享珅、張惠雯、楊棟城3
人被訴詐欺得利及業務侵占部分裁定駁回自訴,原審裁定在說明
被告張享珅、張惠雯、楊棟城3人無詐得土地增值稅之說明時固
曾提及被告張享珅、張惠雯、楊棟城3人於94年1月間提早送
件申報移轉系爭土地之所有權實無不利之處,並認自訴意旨以被
告張惠雯、張享珅、楊棟城3人涉犯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
得利罪嫌尚無足採,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之情形
,而依同法第326條第3項予以駁回該部分之自訴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69條第1項但書
、372條,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252,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326條第1項,326,第一審,自訴

刑事訴訟法,第326條第3項,326,第一審,自訴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252,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326條第1項,326,第一審,自訴

刑事訴訟法,第326條第3項,326,第一審,自訴

土地稅法,第30條第1項,30,土地增值稅

土地稅法,第33條,33,土地增值稅

土地稅法,第33條,33,土地增值稅

土地稅法,第33條,33,土地增值稅

土地稅法,第33條,33,土地增值稅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民法,第758條第1項,758,物權,通則

刑法,第336條第2項,336,侵占罪

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252,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326條第3項,326,第一審,自訴

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252,第一審,公訴,偵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