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程序,一審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主文

甲OO幫助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交付,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例(決)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05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134、18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9年臺上字第77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判決意旨參照

--------------------------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OO查中向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
明文,此因檢察官OO查中,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
法取供,外在條件、環境信用度極高,從而,被告以外之人前O
O查中具結後所為的證述,除反對或質疑該項審判外供述得為證
據之一方,釋明如何具備「顯有不可信之情況」的理由外,不宜
遽行否定該證人OO查中之陳述,所應有的法定證據能力(最高
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054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
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
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
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
項、第159條之5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而刑事訴訟法第15
9條之5所規定之傳聞法則例外,乃基於當事人進行主義中之處
分主義,藉由當事人同意此一處分訴訟行為與法院介入審查其適
當性要件,將原不得作為證據之傳聞證據,賦予其證據能力(最
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134、1809號判決意旨參照
)
然:1.復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指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
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最高法院49年臺上
字第77號判例意旨參照)
(二)又刑事訴訟法第300條所謂變更法條,係指罪名之變更
而言,若僅行為態樣有正犯、從犯之分,或既遂、未遂之分,即
無庸引用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變更起訴法條(最高法院101
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判決意旨參照)
判決節錄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恣意將其向證人OO
欽借用之上開郵局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交付予他人,供他
人從事詐欺行為使用,導致犯罪集團因使用上開帳戶為詐欺犯行
,阻礙警方之查緝,致犯罪之追查趨於複雜困難,更造成被害人
OO玉財物之損失,危害交易秩序與社會治安,造成之危害非輕
,其犯罪動機及行為實應予非難;兼衡被告於偵訊、本院準備程
序及審判時均否認犯行,僅於審判長訊問其對於科刑範圍之意見
時,表示其事實上有罪,請從輕量刑等語(見本院卷第68頁)
,且未賠償被害人OO玉之損失,及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
段、所生損害、教育程度高職肄業、現從事殯葬業(見本院卷第
4、38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
法條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OO查中向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
明文,此因檢察官OO查中,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
法取供,外在條件、環境信用度極高,從而,被告以外之人前O
O查中具結後所為的證述,除反對或質疑該項審判外供述得為證
據之一方,釋明如何具備「顯有不可信之情況」的理由外,不宜
遽行否定該證人OO查中之陳述,所應有的法定證據能力(最高
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054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
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
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
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
項、第159條之5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而刑事訴訟法第15
9條之5所規定之傳聞法則例外,乃基於當事人進行主義中之處
分主義,藉由當事人同意此一處分訴訟行為與法院介入審查其適
當性要件,將原不得作為證據之傳聞證據,賦予其證據能力(最
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134、1809號判決意旨參照
)
是本案以下採為判決基礎之證據,其性質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
外之陳述而屬傳聞證據者,被告於準備程序及審判時僅爭執證人
OO欽之證述沒有證據能力,並對其證述內容表示意見,其餘均
表示沒有意見等語,檢察官則於本院審判時表示均無意見(見本
院卷第41頁、第66頁反面至第67頁),本院審酌證人OO
欽於警詢及偵查中未經具結之證述(見警卷第1至7頁、屏東地
檢偵卷第13至14頁),均屬傳聞證據而未經被告同意作為證
據使用,依前揭說明即無證據能力;至其餘傳聞證據,被告及檢
察官既均表示沒有意見,未爭執無證據能力,且經本院於審判時
當庭提示而為合法之調查,審酌該等傳聞證據作成時之情況,核
無違法取證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為證明犯罪事實所必要,
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依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之規
定,均具有證據能力而得作為證據使用
本件依卷存證據,尚無證據證明被告有對被害人OO玉施用詐術
及提領詐欺所得款項,而其所為提供證人OO欽上開郵局帳戶予
他人使用,僅對於詐欺集團成員遂行犯罪資以助力,而非係刑法
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之構成要件行為,故被告所為,應
僅屬幫助犯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
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
又被告僅係幫助他人實行詐欺取財罪,為幫助犯,本院衡酌其犯
罪情節較正犯為輕,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按詐欺取財
罪正犯之刑予以減輕
(二)又刑事訴訟法第300條所謂變更法條,係指罪名之變更
而言,若僅行為態樣有正犯、從犯之分,或既遂、未遂之分,即
無庸引用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變更起訴法條(最高法院101
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判決意旨參照)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
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339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
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